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李根怀2018年08月15日来源: 商洛日报情感散文

“清溪流过碧山头,空水澄鲜一色秋”。到了仲秋,天静云虚,水清山斓,风轻田瘦。一日晚饭之余,我自陶醉在这个美好时光里,闲情逸致地漫步在秋风里,眸扫街面货铺,只见店铺橱窗,层层叠叠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月饼,超市里更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有的还用精美的木盒装着,金枝玉叶般。我突然意识到,中秋节快到了。

在农贸市场的一家小作坊,我惊喜的发现小时候只能看到而吃不到的手工做的月饼,用灰褐色的包装 纸包裹着,包装 纸渗出金黄的油渍,非常诱人。包裹上印着绿色圆形,中有嫦娥奔月的图案,下面注明配料,分别是面粉,花生,陈皮,青红丝,核桃仁等做的馅,这些都是业主自备的佐料,原生态的那一种,吃着甜而不腻。再看看那购买的人群排成队,很自觉、很友善地等待着刚出炉的热月饼。

在物质匮乏的年月里,吃月饼是非常稀罕的事。临近中秋,国营供销商店里也只有这种手工制做的月饼,而且是凭粮票购买,寻常人家想都别想了。记得上初中时,家里条件好的同学,当然是父母有工作的,就带来了一块月饼,在课间休息时拿出来炫耀,一层一层打开折叠的包装 纸,香喷喷的月饼惹得大家羡慕不已,垂涎欲滴,有好多同学围拢过去看那位同学神气地吃着,满嘴掉渣,而大家只是喉结蠕动咽咽唾液。我这人从小就争气,只是隔着人缝瞧了瞧,独自走出教室,站在教室后面一棵桂花下,闻一闻桂花的清香,兀自吟起“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诗句,遥望蓝天,只盼着中秋节早日到来。

等啊,等啊,节日终于如约而来了。农历八月的乡村,天空如洗,白云似絮,秋风吻面,挠心撩人。夜晚,月亮升起来了,牛乳般的似雾,似霜,远处的田野小径,近处的房屋树木,就朦胧在柔美的月色里。父亲早早在院子里安放一小木桌,摆着从自家树上摘下来的青色的核桃和斑斑点点的苹果、梨,我们姊妹六人围坐在小桌旁一边赏月一边听奶奶讲月亮的故事,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等着母亲为我们烙制黑面月饼。那个时候,我们那儿能吃起金灿灿、香喷喷的商品月饼呢,我们吃的月饼是母亲把攒了很久舍不得吃的红糖包在发酵好的黑面里烙制的比烧馍略小一点的饼子。当黑面月饼刚一出锅,我们一轰而上抢着,母亲在一旁笑着喊着,小心别烫着。

这个时候,是我们在节日里最快乐的时光,我们每人可以分到一个黑面月饼。母亲叮嘱我们,月饼就像那圆圆的月亮,只有细细看,才能猜摸到月亮的心,只有慢慢地嚼,才能品出甜味来。大家小心翼翼地把烫手的黑面月饼从左手倒到右手,又从右手倒到左手等凉些了再吃。而我这人猴急,不管烫与不烫,张口就咬,结果让里面的红糖汁烫了嘴,失急慌忙中手舞足蹈,一不小心让月饼里的红糖汁烫了脖子,逗得兄弟姐妹大笑不止。但这却心痛了母亲,她赶紧用湿毛巾先敷后拭,嘴里不停地嘟囔说我是饿死鬼脱生的。当我们还乐在柔柔的月光中,母亲却用手帕包了两个黑面月饼借着月色送到孤寡五保户陈奶奶家去了。母亲信奉耶稣,每逢节日,总会把自己认为好吃好喝的都要给陈奶奶送一点。

月亮越来越高了,屋后的水塘里,此起彼伏地响着蛙鸣,秋虫也偶尔唱上一曲,萤火虫在树下盘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在奶奶的故事里,在父母含辛茹苦的给养中慢慢成长。如今,奶奶和父母双亲相继去世很多年了,月饼已不是原来的黑面月饼了。众多商家为了抓住商机,不仅追求月饼内在质量优良,也特别在意外在包装与款式的精美,月饼的种类可谓繁多,甭提有多丰富了。每当我慢慢地品着金灿灿、香喷喷的月饼时就想起了母亲做的黑面月饼,任何时候在我的心中那都是一种美味,以及残留在唇齿间淡淡的黑面特有的麦香味和红糖味,那是儿时幸福得能掉下蜜的美好时光呀。

遥望星海柔月,那纯真、浓郁的乡村岁月,那“夜深风竹敲秋韵”的月夜,那母亲月亮般淳朴、慈善、仁爱的心,和那黑面月饼同样艰涩而甜蜜的味道,始终萦绕在我的心中,我的梦中。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