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余生欲老2016年03月15日秋天散文

椰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茂盛,在一日一日温暖的秋阳下,在一阵一阵清凉的秋雨里,在一丝一丝清爽的秋风中,凌霄挺拔,舒展长长的羽叶。的确是羽叶哎。坚韧的长柄由粗而细,撑在中间,线状披针形的革质裂片分列两侧,看上去,不就是一片巨大的羽毛么?虽然已到深秋,它仍没有一丝枯黄之态,绿得深沉,绿得苍劲,绿得活泼。听,那“刷拉拉”的声音正是它们在飒飒秋风中欢乐的歌唱啊。

远古传说中,椰子树是越王所化。我看椰子树,无论在贫瘠的沙地,还是在肥沃的田野,无论在偏僻的山林,还是在喧闹的城镇,总是硕果累累。干旱旱不死它,烈日烤不萎它,暴风雨也摧不折它。它披散着越王的长发,也存留着越王的品性吗?

小叶榕也还是郁郁葱葱。树冠上,短短的叶柄撬起一片片椭圆形的绿叶。叶子不大,长约6厘米,宽2—4厘米,顶部突然一收,凸成一尖。很薄,很光滑。那么多叶片,一层叠着一层,一簇堆上一簇,在阳光下反射出点点金光。时常有一些小鸟飞来,啾啾啾啾地说着什么,久久不去。巴金眼目中“鸟的天堂”就是这种树,它是鸟儿的家吗?树下一片阴凉,常常有海南人在两树间挂一张吊床,往上面一躺,悠悠荡荡,或摆一方简陋的茶桌,泡一杯老茶,和家人和朋友,三三两两,天南海北,度半晌悠闲的时光

凤凰木“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秋风还没吹起,凤凰花早已凋谢了,向四周横斜伸展又微微下垂的枝条上,浓浓密密,细细碎碎的叶子大多依然青绿,蓊蓊郁郁,如平地冉冉升起的碧青的云,在微微轻拂过来的风中飘飘悠悠,摇曳生姿。秋意渐浓,有片片长椭圆形的小叶渐渐泛黄、泛白,从互生的羽状复叶的长柄上翩翩飘下。真小,如纸片一般,真薄,真平滑。就是它,就是它们,以鲜绿的前身掩映着衬托着如烈焰一般像晚霞一样鲜艳绚丽的凤凰花。我看着它一会儿飘下一片,一会儿飘下一片,仿佛看到冬日来临时,满树满树的细叶泛黄、泛白,在越来越萧瑟越来越劲疾的风中,簌簌如花般飘落……

在这个小岛上,凤凰木的叶子还没有落完,好多好多树上的叶子甚至还没有枯没有黄,还是像夏天般葳蕤生光,秋天很快就过去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