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袁刘2010年09月03日来源: 网络文章经典散文

从闹哄哄的食堂出来,特意从山脚走走。很多时候都是听朋友说,既然每天那么累,就抽点时间出来散散步也好,而我这个人懒,吃完东西坐下就不想走了。朋友没有办法,说得多了,就当我是一个只会动动笔的人,可是他们哪里会懂,我不是不喜欢散步,而是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我安心散步的理由。每天都那么忙,身上的东西多了,就懒了。但今天我就想好好走走,头隐隐作痛,兴许走走会好一点,或许,可以看到风流过树梢地影子。

石砖路沿着山弯弯曲曲铺过去,桃树整齐守候在路的两旁,最喜欢那群麻雀从这一棵飞到那一棵,然后将摇曳地枝叶留给蓝天的感觉,那是大自然和生灵最好交融的表现,再伴着山间不绝入耳的蝉鸣,一幅悠然恬静地风景静静伸展在眼前。风景很静,静到可以听见脚步摩擦石砖路的声音,静到可以看见鸟鸣穿过树林撞在绿叶上的韵味。我从石砖路一直走,偶然会在某一棵榕树前停下来顺着树干往上看,寻找会不会再一次看见那只小飞鼠?偶时,我停在通完上山的石板路前,只是怕踩到从我面前慢腾腾搬运枯碎叶地小昆虫。还记得以前在山间石桌前晨读时的情景,阳光就是从脚下溜出来,而那些不知名的小昆虫就在面前的石桌上左右散步,悠然自得,但我是知道的,它们不是悠然自得,而是为了生活。既然我都知道了,就怎么还会忍心去踩它们呢?

一路走,过了相思湖,走过了湖中桥,走过了那些蹲在湖边梳妆地垂柳,最后穿过几条路走进板栗林。我没有让脚步匆忙起来,就像我没有让心在面对坐在板栗林那条石凳上的女孩的时候悸动起来。听见麻雀们在头上嬉闹地声音,我顺便摘下一片叶子来玩,最后在林子深处的一个角落停下来。

板栗林不大,听许多老师说过,这片林子原本很大,大到那些教学楼都是占着林子的土。听诗人田景丰也提到过这片仅存的林子,只可惜在他的散文诗里我一直没有找到它的历史。上次鬼节的晚上,从马鹿山公园前和老师散步走过,说到因为要建公园,把那么多苍天大树都砍了,真可惜,他说,没办法的。随后看了下他,才发现一点文人忧民的感伤从他注视黑暗中的工地的身影中透露出来,触动了我。

多么好的树木,多么好的风景啊,我也感叹,但是我知道这片板栗林一定能够留下去。

在林子里站了一会,我就出来了,身后是麻雀们欢快地叫声,还有夏蝉不知疲倦的鸣唱。散步的时间不长,但感觉很好,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个人散步就感觉回到了高中时,那时沿着荷花池散步,或者向着江边散步,一个人想生活,想未来,后来许多年没有一个人静下心来散步了,我差点弄丢了那种安静地感觉。从一棵即将枯死去的桃树下走过,一阵凉风从面前刮过来,刮进了心海。

好凉呢,我说。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