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印表哥_亲情故事_必读社 -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温申武2018年07月13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故事

大表哥印是姑父大哥的长子,他和同父异母的二弟树长因父母早亡,靠姑父周景哲(他们的叔父)抚养成人,姑父后来给他们娶妻成家,有了子女,才正式分家。

作为大哥的树印,他正直、忠实、勤劳,也很聪慧,起到了大哥的榜样作用,对叔父、婶娘如同亲生父母一样孝敬,对弟妹也非常好。解放初,驻村工作组看他是个好苗子,把他作为培养对象。他带头上扫盲班,学习文化和党的政策,事事处处做出榜样。入党后,经过土改、合作化、人民公社,先后担任村长、生产大队长、村党支部书记等职。

我的故乡胡村解放初为胡村乡,包括胡村、闵家河等几个村,后与铁炉子乡合并为铁炉子公社,是丹江源长坪公路上的一个大村,村民大多数居住在公路南北两侧,还有几十户居住在南沟和东北面的麦秸沟,树印表哥就住在麦秸沟。白天,他下地干活,犁、耧、耙、耱样样是把式,晚上还经常从沟里下来往返几里路组织群众开会学习,深入各户调处矛盾纠纷。他办事清廉、公正,不会给人玩心眼、更不会整人,在群众中非常有威信。三年困难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正值中年的表哥是生产大队队长,他领着全大队10个生产队挑选出来的60多名青壮年劳力,组成基建队,一心要改变大队的落后面貌,风里来、雨里去,甚至晚上加班干。几年时间,大队有了办公用房、仓库、几处水打磨,使南河改道修地和一些沟洼造成梯田共几百亩。这期间,当时的黑龙口区及铁炉子公社,把胡村作为远学大寨、近学秦川的典型,不断有人参观学习,群众都佩服地说,像这样的干部,领着我们继续干,不愁没吃穿,不愁过不上好日子。就连邻村山沟里的姑娘也喜欢嫁到我们村子里来,因为我们村交通方便,平地多,离黑龙口集市近,有水打磨,也不用受罪推磨子磨面。

然而,随着政治运动一个又一个,只知道领着群众苦干的表哥,遇到了文化大革命,中农成分的姑父家开始曾被人揭发说是地富,他被游手好闲、光耍嘴皮子的人说是只抓生产,不抓革命的“当权派”。但十分有意思的是,几次所谓的批判会,变成了大多数忠厚老实的庄稼人为他评功摆好的会。批判过后,仍然让他在大会上安排生产,各生产队队长、贫协主席及农民群众,都静悄悄的听他周到而又井井有条的布置和安排,为他聪明的头脑和镇静自若的态度所折服。

但情况越来越糟,文革动乱,学校停课,基建队散伙,群众生活越来越贫困。有一次,驻村工作组要我去他家通知他开会,看到他家艰难贫困的日子,很伤感。表嫂老杨穿着破烂的衣服对我说:“你树印哥光知道为集体干,不操心家里,现在受批判,我看真‘活该’。”又有一次我去他家,只见表哥端的碗里是麦麸煮野菜。一个大男人,吃的这饭,咋能行呢?我记得我是流着泪返回的。

政治上受打击,多子女的家庭日子难过,一直是硬汉子的他不得不向现实屈服。他想到“树挪死、人挪活”的俗语,很快全家搬到高陵县某村。我曾去看过他一次,他是党员,他的品质和为人很快博得当地干部群众的信任,村干部遇事都和他商量,他也积极支持党支部和村上的工作。他是59岁病逝的,当地群众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说他是“南山里来的好党员”。

如今,尽管时间已过去40多年,我每次回故乡,只要群众一提起村上的历任干部,中老年人都仍然竖起大拇指,说表哥树印是这个,说他领着群众干的实事有1,……2,……3,……

一个人活在世上,短暂而又漫长,而老百姓在心里为他竖起了丰碑,怀念他、赞扬他,即使他在天国,也一定会坦然。我作为一名党的老新闻工作者,这篇迟到的短文,是应村上许多老年人的心愿而写的,权且是对他很好的纪念吧。

树印表哥,愿你在天国里快乐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