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兰草ygl2016年01月17日写景散文

斯德哥尔摩是一座由海洋、湖泊和广袤的空间组成的城市,似乎没听说哪座城市附近有2万多座岛屿,其中城市中心就有百余公里的湖泊,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的奇妙独特之所在。海洋和湖泊把大大小小犬牙交错的岛屿分隔开来,一座座造型独特的桥梁又把它们手挽手紧紧地牵在一起。湖与海相通,水路纵横,多姿的桥梁与城堡相连,尽染的秋色伴着碧波。

蓝色的海湾湖泊, 是斯德哥尔摩的血脉,流淌着这座城市的生命力。秋天像看不见的手,推动着微浪轻拂两岸。俯视海湾,像一条条白色鱼儿的快艇和小船儿,于远处浮载于湖光山色之中。倚岸观景,花园式小洋房美丽精致,各有千秋,一层一层错落地铺满山峦。每一座建筑都是一个优美与宁静的风景,都是不容错过的发现。这里的海和岛靠得很近,一座座小岛深深地突进海湾,而海湾又紧紧地环抱着小岛。想起小说家塞尔马。格拉勒夫对其“漂浮的城市”的赞誉,视?a href="//www.bidushe.cn/view/baba.html">爸械乃沟赂缍?Χ冈隽肆⑻宓拿栏小?/p>

在这大大小小岛屿汇集的城市,岛与岛用一座座桥梁相连的街路浑然一体,纤秀迥然。常常要去观赏的那座建筑近在咫尺,好像伸手就可以触摸,可车子稍一转错弯走错路,就不知要绕出多远。

自上海至挪威定居的中年导游,开车带我们来斯德哥尔摩,一路上有说有笑,可一进入斯德哥尔摩,他就和我们一样迷失得宛若进了迷宫,一次次找不到要去的路,我们珍惜在此十分有限的时间,他也急得满头大汗,最后不得不几次花钱请出租车在前面带路。如果说导游模糊的是斯德哥尔摩街路的记忆,那么这座城市古典与现代生活融合的自然与亲切却让我模糊了视线。

面临梅拉伦湖的市政厅,是一座红色城堡式的建筑。它是斯德哥尔摩城市的标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视线中的主要建筑。整个建筑的屋顶由尖塔和圆顶组成,并覆有一层精美的绿铜,临湖的门廊采用装饰精美的砖墙结构,建筑一角高耸的方形塔楼上,三个金色王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说心里话,走进市政厅时,感受的不仅是它的建筑美,而是世界上最高荣誉的诺贝尔奖带给它的殊荣。伟大的发明家和着名的化学家阿尔弗雷。诺贝尔一生致力于科学研究,仅在英国就曾获得120余项专利。在去世的前一年,他写了一份不足300字的遗嘱,将他的财产以及存款利息作为基金,奖励那些对人类作出杰出贡献的人。每年诺贝尔奖都要在这里举行盛大的宴会,这无疑是斯德哥尔摩最考究的宴会,瑞典国王和王后亲临。烛光摇曳,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走进市政厅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很开阔的蓝色大厅,大厅里没有一根立柱,中间也没有窗户,只是三面墙的上端镶着一溜玻璃。经大理石阶梯而上,就是镶满金片的金色大厅。大厅的墙上有3幅200多块彩色玻璃镶嵌而成的大型壁画。只见梅拉湖女神右手托皇冠,左手执权杖,身边簇拥着来自东西方充满拥戴之情的使者。女神身边的壁画是瑞典各个时期作出杰出贡献的名人画像。

斯德哥尔摩的历史始于老街,老王宫就建在这里,还有一些古典建筑至今保存完好。在鹅卵石铺就的狭窄小巷徜徉,置身于中世纪变幻多端的古老建筑中,更多的只不过是凭借想象,因为当地许多人已不留恋那种重楼深处的生活了,实际上老街似乎成了一个空壳,消失了原有的烟火气。

狭长的老街建筑,壁高路窄,是沿着古时候海员运送货物的线路建立起来的。据说后来人们在修缮房屋时,不时会发现古城墙或早期作坊的遗址。如今不少古老的建筑成了门大店小的商铺和办公用房,老街将历史沉淀给了游人。我们兴致勃勃地徜徉于老街的时候,一家家小店铺的门厅还未打开,橱窗里摆放着各种商品透着一种异域独特文化的艺术气息,感受的是一份缤纷的宁静。

老街最古老的建筑是那座看上去很威严的天主大教堂,历史上许多皇家仪式和加冕仪式都在这里举行。建筑的墙壁有的透着斑驳的痕迹,有的被簇密的常青腾覆盖了。老街南端有条很窄的路,与其说它是条巷子,倒不如说是段石梯更贴切,宽度仅能伸直双臂。游人们饶有兴趣地穿来踏去,石阶中段被磨得塌陷下去。大教堂不远处的一座石砖铺就的铁铸水井,透着很浓的中世纪痕迹。

老街被斜射下来的光线切割着,远离城市的繁华和喧闹。这片世外桃源,将斯德哥尔摩厚重的文化韵味,沉淀在这昔日的空间里。

“瓦萨”沉船博物馆保留着瑞典一段民族文化历史空间,由于这历史空间犹存,历史好像被有血有肉地放大了许多。17世纪20年代,为纪念瓦萨王朝建立而建造的实橡木巡洋舰,在斯德哥尔摩的处女航行中,刚开进深海不久就沉没了。因为它是在没有遇到火灾和爆炸的情况下被狂风袭击沉入海底的,300年后这艘战舰被较完好地打捞上来,成为目前世界上保存的17世纪最具规模的战舰。

这艘豪华战舰,船头和船尾都饰有金叶,火炮是青铜制作的,舰上还有700多件雕塑和雕刻作品。博物馆每隔一小时播放一次模拟当年战舰沉没和后来打捞过程的画面,还同时展出了一些舰上的实物。在这里战舰并非是历史的残骸,而作为历史的生命犹存。通常情况下,事物的价值大多是在它成为历史时才表现出来。“瓦萨”沉船博物馆把前人的创造展示给后人。

一辆辆载着各国游人的大客车匆匆地驶来又匆匆地驶去,人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留住脚步细细品味观赏,我想,那是历史学家、考古专家的事情,但当我离开博物馆后又发现,当时曾经留在脑海中对“瓦萨”沉船和那段瑞典历史支离破碎的枯燥记忆,不时又神奇而又丰盈地在灵魂深处显现。

观赏斯德哥尔摩的山光水色最好是俯瞰。那天乘大游轮去芬兰,当游轮与斯德哥尔摩告别时,人们纷纷登上最上层甲板,倚着栏杆争相观赏斯德哥尔摩的美丽景色。这时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岛屿从视线中退出,新的岛屿又随之映入眼帘。岛上茂密的树木层林尽染,彩顶洋房争辉斗艳。夕阳下的岛屿,就像一颗颗妩媚璀璨的珍珠嵌在蓝色的海面上,为斯德哥尔摩增添了无尽的秀美,让我目夺心摇。注视着密若繁星的岛屿,心里不住地浪漫地猜想,是不是每一个斯德哥尔摩家庭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岛屿?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