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花盛2016年01月13日优美散文

通往老屋的小径,掩映在浓密的草丛里。晶莹的山泉从木桶里荡出来,打湿脚下的花儿。顿时,花儿的眼睛便朝着你的方向盛开。旁边流淌的泉水,漫过光滑的石头和干净的沙粒,跟着你的脚步哗哗地跑。

挑水的村妇已经进了村,回到了老屋,山泉还在奔跑,它们追赶什么呢?从我记事起,它就在跑——牛羊吃草经过泉边时,跟着牛羊跑;我去饮驴,驴叫的时候跟着驴叫;我们一群孩子玩累了、渴了,直接爬下喝时,它就咯咯地笑,我们走远了,它的笑声还在身后追赶,一不留神,它就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春风一吹,我们就离开村子,跑进城。剩下许多田地就荒着,村子一下子就空荡荡的,只有那个叫狗蛋的孩子,每天在村口张望。天黑下来,他提着一壶泉水,给爷爷煮饭。冬天了,一场接着一场雪,我们在苍茫的白里归来……

我们带来了播种机,牛羊驴都被牵走,狗蛋和山泉一样追着跑;自来水拉到了灶房,我们不去挑水了,扁担被高高挂起,但狗蛋还提着水壶去舀山泉,他看见山泉还在追着自己跑,它在追赶什么呢?后来,我们继续像风一样在跑,跑着跑着就发现我们丢弃了什么,我们在跑什么呢?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