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七瓣蒜2015年07月16日写景散文

春花落尽、荷花未开时,夜间在大明湖散步,若闻到浓浓的花香,多半为月季逸散。

由于这香,我寻到几处月季,并断定是这个春天才移植过来。因为过去数年,我对月季几无印象,好像月季花今年才开在大明湖公园。等我于齐音桥边见到耸峙如小山的一丛月季,在水街望到雄如列壁的一溜月季,我才明白月季花香盈明湖已有多年。

我以前为什么,没注意到呢?如果说开一茬、两茬,我眼拙不能瞧见,月季偏又叫“月月红”,四季开花。以前来大明湖,多半为看水,夏天时来欣赏荷花,春天凝望海棠顺带问候连翘、丁香等。后来又注意到柳的好处,就又时常注意垂下的柳丝。春风习习逗嫩柳,秋雨潇潇惹老柳,都有一番情意。至于别的,立桥上、坐亭下、驻足岸边、流连翠柳屏岛,也是为看不同的水景及水上不同颜色、姿态的荷花。

我忽然明白,之前没有注意到月季,或许是因为它离水太远。虽有那么一株、两株生在湖岸,水上水下皆繁花似锦,也最终被我忽略。我能忆及水中的柳影、桥影、亭影、云影,却找不到月季花在湖里的倩影。

为什么今年,却被月季花香迷住呢?或许由于夜静、人稀的缘故,我白天走在如织的游人当中,曾试图一闻夜间那样浓的花香,却不成。大概以前,很少深夜来大明湖。来一次,或行色匆匆,或月季恰好青黄不接,总之都没有被月季花香打动过。

这下好了,我总算认识明湖的月季,没事的时候就能瞧一瞧月季花、闻一闻醉人的花香。

进历黄路所对的大明湖东门,向左前方望去,可见几株月季。虽然只开着十几朵花,却有三四种颜色、三四种形状,每一朵都开得像模像样。下北渚桥,左面正开着几丛,望去,一片绿色如夜幕,夜幕上的群星闪闪烁烁。经一小桥,一丛粉红、一丛白映入眼帘,花开水边,如西施浣纱。

再往前去,左侧会出现不大不小的一片月季,可停步饱览。长方形的花园,一条“之”字形土埂,穿行?a href="//www.bidushe.cn/view/baba.html">爸校?幻媸窃录尽⒁幻媸遣萜骸M凉〖热徽饷此姹悖?录咀匀痪筒换峋惺??嬉庹掖Φ胤剑?市哉婪藕没ǘ涠洹?/p>

高者有两米多,低者及地。差不多都是大朵,花瓣重重叠叠,华美、逍遥。或艳红、或月白、或粉红、或橙黄,如诗眼、如夜灯、如秋月、如妙目、如慧心。随埂而列,不论高矮、不分花色、不管花形,驳杂、凌乱、肆意地开放着。

过一个广场,举目为更大一片月季,但花势似乎显得弱一些。同样随便的土埂,同样随意的月季,却没有刚才那番意境。或许是让目光铺得太开,却又不够辽阔。路另一边的园中,十几棵月季散乱地长着,悠闲地开着花,云淡风轻,另有一番情趣。

北行右拐,路两侧可以瞧见几丛月季花,或白或红,密布在绿叶间。小朵,玲玲珑珑的瓣和蕊,与华美的大朵相比,显得小巧、别致。但小而成簇,又见气派。

返回刚才的南北路,往北过鹊华桥。下桥即向右,不几步,见一丛月季,可不理。下几个台阶,见一片月季,也可不理。只需缓缓走,随意闻,路若弯曲,就随路弯曲。等路遇水南拐时,隔水望去,一条路的南面是一排月季,密密匝匝地开出红色小花。这是水街的一端,此处的月季还不是最吸引人的。

穿过百花桥南侧桥洞,路低花高。蓬蓬勃勃的月季,挨着挤着,密不透风,如一帘瀑布。人行瀑布下,只觉得月季壮丽无比。登上两个台阶,进入一个三角地带。三条边皆为月季,三挂桃色瀑布,足下恍有桃花溪。三个角为三条路,溪水便随路流往不同方向。

悠然亭下对花落坐,一边歇息,一边赏花。几丛生命力旺盛的月季,连成高丈余、长约十米的一道花墙。墙外是一条大路,车来人往,但喧嚣止于花墙。人从花前过,花在墙上开,一段花香沾在人衣上,人却不知。繁密的花,四溢的香,不知染红过多少双眸,芬芳过多少人衣。

从悠然亭到水西桥,有一段无月季,可忆方才的花景,可闲看身边的水,可望一望路上的车,也可回头再瞧瞧那些盛开的月季。近桥上台阶处,又能见到一堆月季。

水西桥往西,较开阔的一片水,东岸上开着几株月季。因为有水,多了一层妩媚。月季花在岸上绽开时,同时也在水中绽开时。风吹落岸上的花瓣时,也吹落水中的花瓣,都落向水面,飘到不知哪里。西岸正好有一道长廊,不妨廊下坐坐,闲看东岸月季及水中花影。

从长廊往北能望见一座桥,叫齐音桥。桥东北方向有月季,高大、壮硕如小山,茂盛的枝叶间开满了月季花。坐船从桥北过时,人在船上仰望花山,船身激起的水波,一圈圈地弄碎花影。

明湖的月季,别处还有,以我所见,这些地方的月季足以代表全部。一路赏来,不由感叹,月季花颜色真多、花形真多,最难能可贵的是月月都开,每一朵都开得很用心,可谓花中极客。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