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北大荒耕夫2015年07月13日写景散文

六月,一望无际的荷塘。

一阵阵风吹来,掠过一株株身姿高挑,亭亭玉立的荷花,掠走一路花香。

闻香识佳人。红蜻蜓款款飞来,伫立在荷蕾尖尖角上小憩,垂下双翅,做着美梦;娇小的蓝色豆娘,双双对对,在碧绿的荷叶上缠绵;蜜蜂儿兀自在盛开的荷花蕊里钻来钻去,弄得浑身是花粉,才匆匆飞去,又匆匆飞回;最是不安分的麻雀,叽叽喳喳,毫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争我夺,肆意践踏,弄疼了花,弄落了瓣,闹得蜂飞鱼跳;还是燕子多情,穿过柳帘,贴着涟漪碧水,捕捉飞虫,悄无声息,演绎默默地爱;一只甲虫殒命在荷叶上一滴水珠里,像极了亿万年后的一粒琥珀,它们的故事也许就这样被封存,流传,供人类猜想。

莲底几只小锦鲤游了过来,一只翠鸟箭一般的射入水中,激起一圈圈涟漪;刹那间,飞回柳枝梢,叼着一条小鱼,扑棱扑棱翅膀,翘翘尾巴,抖落一身水珠。

不料想,翠鸟惊扰了邻居,一只刚刚爬出树洞的星水牛,还没有做好飞翔的准备,一个筋斗惊落下来。它在空中做了一个前滚翻,优雅的滑翔到一朵莲蓬上。黑色的星水牛身上星星点点的白色斑点,云隙透出一缕阳光,阳光下星天牛闪烁着黑缎子般的光泽,摇动着长长的触须,在空气中探寻。探寻什么呢,是荷的清香吗?

柳荫深处,两只蝉处惊不乱,各栖息在一个枝,声声相接,清音悠远,蝉韵清澈。细细想来,蝉蜕变于泥土中,莲荷开于污浊处,所以蝉与荷气息一定是相通的。蝉深情的鸣唱,夏朝,催荷花开露中;秋暮,促月色照无眠。

我一个人站在一泓湖水满湖莲荷边,头顶一支硕大的荷叶,清香袭来。我痴痴地望着,碧水翠叶上面悬浮的星星点点的粉红、洁白,雾蒙蒙的水汽中,宛如国画大师笔下的水墨粉彩画,在生机勃勃的环境中豁然展开。我怦然心动,举起照相机,拍下荷塘的细节,剪裁成彩色的诗笺,寄给你,问询灵犀相通的朋友:蝴蝶呢?!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