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作者: 茶可清心2013年09月17日散文随笔

一棵正在开花的白兰在我的生活中忽然消失了。

曾经怀着一颗多么柔软的心,一次次用洁净的湿巾擦去每一片叶子上的落尘,一次次醉心于那洁白如水的花香里。可是,相伴两年,她就这么突然地消失了。

我怀着最后一分希望,在小区里转悠了几天,角角落落地寻找,却再也找不到她的影子。以至于我每一次走到阳台,望着她曾经站立的窗前,都不禁自责:为什么要把她搬到楼下去呢?淋哪门子雨呀?她本来安然地生长着,虽然空间有限,但是并不妨碍阳光穿过窗子照绿每一片叶子,月亮穿过窗子浸白每一朵花,微风穿过窗子把每一缕纯白的花香送进门来。

初夏,细雨霏霏,我把它搬到楼下的空地上,只为让她尽享一次酣畅淋漓的雨泽。

也许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她。

喜欢一棵树,就像喜欢一个人罢。为她抽出的每一枚新芽而惊讶,为她长出一片碧叶而喜悦,为她开出一朵花而赞叹。可是再喜欢,也不能掠人之美呀!

整个夏天,我都在怀念,那一棵正在开花的白兰树。

面对一棵开花的树,女诗人席慕蓉曾经发出这样的赞叹: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期盼"

我也期盼,窗前,总有一棵开花的白兰树。

这个中秋,开车经过农大植物园的时侯,忽然在一家花店门口看见另一棵白兰树。

似曾相识感觉袭来。我停下来,走到树前,看见翠绿的叶子间结着一枚枚玉坠子一样的花苞。

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围着树转了又转,决定带她回家。虽然,她很浓密,很高,费好大劲才把她卧在车厢里。一路回首,频频张望,心里充满花香一样隐秘的喜悦。

一路上,我也在想:人与人的相知相伴,有很大的因素被叫做缘分

人与花的相遇,是不是也这样?

下午,特地去附近的正丰花市,挑选一个与她般配的土红陶盆。小心地把她移植进去,放在那一棵白兰树曾经站立的地方。

看了又看,觉得日子这样才算美满。

美好的生活,怎么能缺少一棵开花的树呢?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